首页 > 股票资讯 > 平安信托张燕谈到特殊资产投资“迎来了新一轮机遇”

平安信托张燕谈到特殊资产投资“迎来了新一轮机遇” 美国期货指数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199

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提速换挡的“L型”触底期,面临日益严峻复杂的内外经济环境。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给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影响。此外,外部形势的不确定性增加,整个经济金融环境面临深刻变化。

在此背景下,以跨周期和股票价值挖掘为特征的特殊资产投资具有重要意义。

平安信托特殊资产部总经理张艳茹日前对白劳汇记者表示,2020年无疑充满危机,但在“危险”的背后,特殊资产的“机遇”也正在显现。“特殊资产行业正迎来规模快速增长的新时期。存量资产的处置对流通体系的顺畅至关重要,提高特殊资产的处置效率也是国际国内“双循环”的重要组成部分。”

广阔的蓝色海洋

信托百劳会记者:我们应该如何理解“特殊资产”?为什么这个市场还有一片广阔的蓝海?

张艳茹:特殊资产是指“在特定经济周期、特定宏观环境阶段或特定事件(如各种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和流动性风险事件)中,交易价值低于账面价值或实际价值的资产”。

2020年,受经济周期和债务周期叠加的影响,陷入困境的企业数量将会增加。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底,共有224家上市公司因业绩亏损而“戴明星帽子”,较2019年增长52%;管理部共发布破产案件5183件,比2019年全年增长133%。债务重组、上市公司破产重组、解决股价下跌引发的股东权益风险等商机增加;一些拥有优质核心资产的大型产业集团和实体企业因债务负担重、经营困难等原因进入司法破产重组程序,成为潜在的特殊资本经营对象。

实体经济的压力传递到金融业,银行和信托金融机构也面临新的挑战。自2019年第一季度以来,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和不良贷款规模均有所上升。到2020年第二季度,不良贷款率达到1.94%,不良贷款余额为2.74亿元。随着银监会推动银行业优质发展的深入,全行全年处置不良贷款3.4万亿元。预计银行将通过转移、打包、证券化等方式加快不良资产处置。信托方面,截至2020年3月底,国内信托业风险资产超过6400亿,是2019年的2.3倍;风险项目超过1600个,同比增长62%。以信托为代表的非银行风险资产的交易结构和关联方更加复杂,不良资产的化解方式和手段需要创新。

此外,违约债券和股票质押的规模处于历史高位,纾困需求巨大。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信用债券违约存量超过4700亿元,仅今年1-10月新增违约债券就达到1161亿元,同比增长10%。股市方面,质押股票目前市值4.5万亿,仍处于高位。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也有大量的特殊资产投资机会。

2020年无疑充满了危机,但在“危险”的背后,特殊资产的“机遇”也正在显现。在我看来,特殊资产行业正迎来一个规模快速增长的新时期。现有资产的处置对流通体系的畅通至关重要,提升特殊资产的处置效率也是国际国内“双循环”的重要组成部分。

政策动机

信托百劳会记者:高级监管人员对机构参与专项资产投资有何看法?

张艳茹:随着特殊资产规模的不断扩大,最高监管机构最近也强烈呼吁支持和鼓励金融机构参与风险资产的解决和处置。8月16日,中国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秋实表示,要尽早处置不良资产,防止高风险影子银行反弹,及时处置不同类型的机构风险。10月10日,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提出“支持上市公司通过并购、破产、重组等方式清理风险;支持银行、证券、保险、私募基金等机构参与上市公司股票质押的风险化解。"

特殊资产投资符合国家政策导向,具有良好的社会效益。特殊资产投资是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要措施之一,也是国家“三比一、一减一补”政策的具体落实。信托机构参与专项资产投资,符合国家和管理部门的预期和指导。

机构痛点

信托百劳会记者:一般来说,国内金融机构配置的专项资产比例较低,投资额较小。原因是什么?

张艳茹:没错。特殊资产投资是国际另类投资机构的重要投资策略。相比之下,在中国,保险资金配置的专项资产比例较低,投资额较小。这是因为国内金融机构投资特殊资产存在“四大痛点”。

第一,机构基金和特殊资产的风险和价值评估视角与投资逻辑不匹配。金融机构的价值评估关注的是资产的现状,但特殊资产的投资更需要关注资产的未来价值。投资者需要通过主动管理能力解决问题,提高资产价值,才能获得收益。在特殊资本领域,金融机构对风险和价值评估的视角需要改变。

二是金融机构参与特殊资产投资的指引不明确。自2016年以来,推出了各种顶层战略,以鼓励解决不良资产。但在实践中,资产管理机构在参与专项资产投资时,往往会遇到配套资金、产品设计等问题,监管机构急需出台相关规则,解决行业普遍面临的问题。

第三,机构投资者的业务规划和专业能力有待提高。面对全新的特殊业务,传统金融机构需要灵活调整,完善顶层设计,从战略角度支持业务发展。此外,整个流程中的前台、中后台人员也需要加深对特殊资产和行业的了解,提升专业素养。

第四,国内特殊资产投资机构的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与国际知名投资机构相比,国内投资机构在资产管理规模和专业能力水平上仍有较大差距。不良资产ABS、专项资产信托计划、私募投资基金等优质产品供给稀缺,需要培育头部资产供应商。

信任实践

信托百劳会记者:平安信托去年提出要以“专项行动”的形式全面布局专项资产投资领域。在过去的一年里,它取得了什么成果吗?

张艳茹:经过一年多的探索,平安信托建立了一个涵盖行业内各种合作机构的特殊资产生态系统,涉及产业投资者、资产管理公司、商业银行、积极投资者、中介机构等数千家机构,投资规模超过100亿元。未来,平安信托将依托集团整体生态、牌照、资本、连锁资源,打造投资、关怀、投资、管理等核心竞争力,以“专项资本+”为特色,努力成为市场保险机构投资特殊资产金融产品的总供应商。

平安信托以专项资金+为策略,围绕债务风险暴露的全周期,提供全面的风险缓释投资服务方案。以困境企业重组为例,平安信托通过担任企业重组顾问进行战略投资,最终实现企业价值的重新发现和再提升;在不良资产ABS方面,平安信托为大银行和中小银行的ABS产品的劣质股提供不同的参与模式,准确把握不同的投资机会;在上市公司股票救市中,平安信托通过构建产品结构、设计债务重组方案、重新注入流动性等方式进行债务救市;在债券市场,平安信托也积极探索特殊投资机会。

例如,今年6月,一个国际中央REITs投资项目成功落地,规模达16亿,为平安信托资本市场的更新和纾困开创了新模式。作为平安信托“特殊资本+”战略升级的“代表作品”之一,该项目充分发挥了特殊资本业务与标准产品业务的协同作用,仅用19天就完成投资,展现了平安信托在特殊资产领域的综合投资能力。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