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显然:货币政策仍有空间,但它并不急于操作

显然:货币政策仍有空间,但它并不急于操作 投资理财公司广告语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184

随着央行行长易纲近期关于货币政策的表态,今年宏观反周期政策调整取向得到了回答。在过去的一年里,当我们看到市场认知和官方判断之间的偏差时,我们越来越感到在政策层面优先考虑自己的决心和压力承受能力的提高。支撑这种信心的,除了“央行主要负责人,还要有逆势而上的勇气和智慧。”还有中国经济基本面的稳定和中国广阔的战略纵深带来的强大支撑。在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居民收入、就业等基本民生数据保持稳定,高新技术产业快速成长,财政政策效应逐渐显现。这些都是我们保持实力和韧性,继续推进结构改革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

如何预测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政策工具箱有没有因为降低政策利率而暂时退出?今年四季度会提前发行地方债吗?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如何协调互补?基于我的反周期调整政策对市场有什么影响?首席对策明明,中信证券研究院首席FICC分析师。

显然主要的一点是:

货币政策强调要以自己为主。明年降低政策利率是一个大概率事件。LPR仍有压力下降的空间,但银行债务方面的压力也应得到适当考虑。

基础设施投资仍是短期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预计明年提前在今年第四季度下达地方债务额度,而长期来看是稳定的。

在内外反周期政策调整存在差异的情况下,中国金融开放和内外利差仍将有利于债券市场,股市将进行结构性调整,5G第一年将带动科技行业的机遇。

(短期内基础设施投资仍是经济增长的主力军)

第一财经:你的团队报告中说,如果整个基础设施的支撑作用保持在5%,房地产投资在8%-8.5%之间,这样可以保证经济相对稳定,不会有太大的下行压力。但我们也知道,现在放开房地产政策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在这种情况下,你如何看待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

明明:从长远来看,我觉得中国的经济可能是速度和质量的对比。我认为我们整个经济的方向,包括改革,应该是追求高质量的发展。当然,我们也有速度,但我认为这个速度是为了保持稳定的增长率,而不是过高的增长率。那么你怎么看待质量和速度呢?我觉得从质量上来说,更多的是经济结构的问题。在去年7月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特别明确的一点是,房地产不应被用作短期刺激经济的工具。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位置。所以,我认为未来的房地产市场一定要回归原点,也就是回归生活原点。这也是政府提倡的“无房可炒”。所以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房地产投资可能会有一个缓慢的下降过程,所以同时我们希望增长率不会下降得那么快。我认为短期内最有效的政策之一是基础设施。所以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也把房地产和基础设施作为一个权衡因素,放在一起,就是我假设我们的经济应该稳定在一个相对中性的水平上,这样房地产可能会低一些,然后基础设施要花多少钱,这样才能最终达到稳定增长的政策目标。

(基础设施投资主要是长期稳定)

第一财经:今年地方债务将提前增量发行,刘坤部长已明确表示9月份发行,但总体而言,基础设施建设增速一直处于4%至5%的水平。你认为这样达到财政政策的效果了吗?

明明:现在我觉得我们的基础设施和过去不一样了。过去可能会有更多的项目,如铁路、铁路和公基,但现在可能有许多基础设施,例如,与一些这样的高技术有关的基础设施,包括一些城市的配套改造和旧改造,包括地下管道走廊。所以我觉得现在的基础设施和过去不一样。那么第二个原因,我想今年也可能是财政政策受到更多关注的一年。因为其实今年一方面财政在增加支出,另一方面减少收入也是很重要的,就是减少税费。因此,不可否认的是,地方政府的收入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基础设施投资。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原因。当然,从长远来看,我认为基础设施最重要的是稳定。并不意味着我们现在需要基础设施来使经济增长率这么高,所以我认为目前的水平是可以接受的。此外,基础设施建设和发行特别债券之间存在时滞。不代表这个月我发了他马上就起来。

第一财经:你的报告中还提到,如果有一定的下行压力,根据我们通常在年底第四季度的经验,财政政策或者货币政策可能需要施加一定的力度来保证经济的平稳运行。当然,大家都很关心货币政策。要不要降低MLF的基准利率,包括财政政策提前发行地方债?会不会从明年1月移到今年第四季度?你认为这两次政策调整会有相应的变化吗?

(地方债务额度可在明年第四季度提前发放)

明明:目前的财政货币政策结构性较强。比如说财政政策,刚才你也提到大家都很关心特别债券的发行。事实上,包括财政部发布的新政策在内的前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也已经确认,明年的额度今年可以使用,这意味着不需要等到明年年初再发行专项债券,这意味着大家可以提前让发行节奏更加顺畅,为年底和明年年初的经济做好铺垫。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比较积极的政策。相信地方政府会根据自身项目推进情况合理提交专项债券发行需求,最终通过债券发行筹集资金,通过基础设施实现稳定增长。所以,我觉得这是财政政策方面。

(货币政策有空间但不急于操作)

我觉得现在可能还是要分两部分来看利率政策。首先,央行在8月份进行了一项非常重要的政策改革,即利率市场化改革,取消了贷款基准。现在贷款以LPR为基础,所以从8月份开始,我们有了两个最新的LPR报价,比之前低了6个基点和5个基点。但另一方面,人们可能更关注基准利率,或者说政策利率,比如MLF利率什么时候调整?然后结合易纲行长不久前的讲话,易纲行长也提到,中国的货币政策长期来看空间比较大,但短期来看,我们并不急于推出更大的货币政策刺激。我觉得第一个原因是中国的货币政策还是以我为主,更重要的是要结合中国目前经济的实际情况。总的来说,它包括了我们最关心的民生问题。我们看就业,其实今年就业形势已经比较稳定了,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么我们的货币政策可能还没有到必须下调的时候。因此,我认为中国人民银行有可能为政策利率的调控预留一些空间,也有可能为明年预留一些空间。我觉得这可能也是一个比较合理的选择。

(明年将出现政策利率调整的大概率)

第一财经:所以这意味着今年调整政策利率基本上收回了货币政策的工具箱,对吗?

明明:当然今年还有三个多月,我们很难确定中间会不会有一些新的变化。毕竟这一两年全球国际经济金融形势变化很大,所以如果有大的波动,我觉得这个工具不排除。我觉得之所以称之为工具,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使用。当然,我觉得我们已经推断出了未来四个季度包括明年整个经济的节奏和情况,从经济的角度来说,可能还是留到明年比较好。

(LPR仍有压力下降的空间,但应该考虑银行债务方面的压力)

CBN:你认为LPR还有多大的调整空间?

明明:其实银行能提供的最低贷款利率是3.9%左右。那么我们对LPR的最新报价是4.2%,也就是说4.2%到3.9%,实际上有30个基点的价差。从这个角度来说,应该还有一定的压降空间。当然,还要注意另外一点。整个银行业和过去最大的区别就是债务方或者存款方的压力比较大。我认为这关系到整个中国金融市场的改革,尤其是资产管理市场的改革。比如我们出台了新的资产管理规定,理财要尽职尽责,包括发展很多这样的资产管理机构,比如公募基金,各类资产管理机构。因此,总的来说,对于债务人一方来说,其成本可能比过去更不稳定。如果你的债务方波动比较大,债务的压力比较大,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你资产方的利率下降。因此,我认为LPR有两个方面。一个是相对于过去的最低利率还有空间。但另一方面也要看到,银行的负债是有一定压力的,所以也会对这个空间形成一定的限制。

(经济结构优化取得显著进展)

CBN:四季度以来经济增长有什么亮点吗?

明明:我觉得其实就宏观经济学而言,我刚才提到了一个是增长,一个是质量。我觉得其实在质量上,尤其是经济结构上,这两年的进步应该是相当明显的,尤其是制造业,包括高科技行业。事实上,我们可以简单地看看今年整个股市的走势,发现今年表现最好的是科技行业、创业行业、高科技公司和5G,因此,事实上,对于经济的亮点,包括未来,我希望看到中国的结构转型,更多地依靠高科技制造业来促进我们的经济,提高质量和效率。

(中国有更大的战略深度来支持结构改革)

第一财经:我们保持着以我为主的相对谨慎坚定的态度,但可以看到,主要外部经济体已经开始进入降息窗口。中国和外部经济体态度不同,短期和长期会出现什么样的市场趋势?

明明:我觉得首先要看到全球利率确实是负的,包括利率下行趋势还是比较强劲的,但是对于中国来说,是不是会进入负利率,或者说是不是很快会进入负利率或者低利率,我觉得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因为我觉得第一点是中国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大国,特别是从我们的规模、经济总量、经济结构来说,我觉得中国经济的战略深度是很大的,比如我们的城乡,南北西部有不同的产业,不同的产业。事实上,我认为我们更多的是通过改革发挥不同行业之间的协同作用,提高整个经济的质量,而不是说我在用低利率淹没经济。

(产业政策想象力很大)

第二,我认为这也可能是每个国家选择不同政策工具的偏好或实际情况,因为欧美国家的一个大问题是财政政策受到强烈约束。比如欧洲的财政政策实际上并不统一,财政难以协调,不得不更加依赖货币政策。但是对于中国来说,我们的产业政策空间还是比较大的,尤其是刚才提到的减税、减费,包括结构调整、扶贫等。我认为我们在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金融开放和内外利差有利于债券市场)

第一财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投资者的资产将如何分配?你认为债券市场仍然是一个潜在的市场吗?

明明:首先,是的,我对整个债券市场是乐观的。今年的一大变化是外资的大量流入。随着国内金融市场的快速开放,包括最近国家外汇管理局取消合格投资者政策的监管要求,实际上外资已经很快进入了中国的资本市场,包括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因为对于外资来说,世界上大多数主要工业国家实际上都是负利率,也就是美国的利率相对较高,但是今年美国的利率应该说下降了很多,现在可能在1.5%和1.6%左右。所以对中国来说,我们的国债和CDB包括一些高等级的公司债券和信用债券。我觉得他们的收入还是有吸引力的,所以我看好债市。

(基本面在中国仍然是一个长期的积极因素)

而且从长期配置来看,我觉得中国是有投资价值的。首先,我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是比较稳定的。其次,有一点很重要,就是今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也非常有成效、有效率地解决了人民币汇率问题。随着人民币汇率弹性的增加,包括人民币汇率的合理均衡状态,我认为外资对汇率贬值的疑虑会逐渐减弱。所以综上,我看好债券市场。

(5G第一年股市会有结构性调整,带动科技板块)

我看好股市中的这个科技行业,尤其是明年是5G商业应用的第一年,包括我国独立、自主、可替代的制造业,高科技厂商的增长速度也很快,所以我认为未来股市的整体结构会有所调整。那么对于科技行业和高科技、高制造行业,我觉得他们的投资机会应该也比较大。

(年度经济增长在合理范围内,符合预期)

第一财经:你觉得今年全年的经济和年初我们预期的有很大差别吗?今年会是什么样的位置?

明明:我们看的是与民生相关的就业,包括扶贫等等。我认为今年整体经济相对稳定。当然,可能和预期有些差异,节奏也可能有些差异。下半年第三季度,我觉得季节性因素会有点压力,但第四季度可能会略有回升。但总的来说,我认为按照今年中央政府的判断,整个经济仍在合理的范围内运行。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