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百亿第一好“裸捐”之谜:儿子比我弱,那我存钱干嘛?

百亿第一好“裸捐”之谜:儿子比我弱,那我存钱干嘛? zhanfa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250

2009央视年度经济人物颁奖典礼,两位第一好人同台

2010年,“玻璃大王”曹捐赠福耀玻璃3亿股,成立赫伦慈善基金会,市值35.5亿,使曹成为“第一好人”。

同年,88岁的余彭年立下“裸捐”遗嘱,表示将把自己的全部财产捐给自己死后创办的慈善基金会。

就在立遗嘱五年后,余彭年在深圳去世。经专业机构评估,他的财产总值超过100亿元。根据他最后的愿望,他将很快被分配到一个慈善基金会。

这100亿只要进了基金会,就和后代没关系了。不能继承,不能给予,不能收回,只能用于慈善事业。

但就在这个时候,二儿子彭亚凡站出来质疑自己的意志,争抢自己的份额,引发了一场十亿美元房产的归属之争。

但是,人们更感兴趣的不是竞争的结果,而是余彭年的传奇。为什么他在注重“传宗接代”的中国“裸捐”?

如果算上每年胡润慈善榜上最富有的人,你会发现捐款较多的往往都是家境贫寒的,就像许家印、曹、余彭年一样。

余彭年,本名彭丽珊,1922年生于湖南涟源蓝田镇。虽然他的父亲多年来在商业上积累了一些财富,但一场洪水冲走了他的家,一夜之间变得贫穷。多亏了邻居的帮助,这家人重建了他们的家。

父亲很感激村民的好意,就在余彭年耳边不停念叨。长大后,他永远不会忘记家乡的长辈,这句话从小就印在余彭年的心里。

解放后,余彭年决定去上海冒险,自然想着干一番事业,荣耀一下门,为家乡做几件好事以回报当年的恩情。

去上海旅游不容易。拉人力车,摆地摊,赚的是辛苦钱。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怎么能谈回国?

直到1958年,余彭年半知第一次推算到上海已经快10年了。继续往前冲,前途未卜,回到家又觉得惭愧。他正好遇到一个去香港的机会,余彭年就跟着去了。

余彭年到香港后改名。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余彭年36岁,已经在上海结婚生子。因为他去香港的方式不对,自然带不了老婆孩子,就叫老婆带儿子回湖南老家,在那里站稳脚跟后就全带走了。

余彭年在这里已经快30年了,直到上世纪80年代,余彭年回到湖南老家找老婆孩子的时候,孙子已经10多岁了,这是后话。

初来香港的余彭年,比上海难多了,没语言。唯一能做的工作就是在工地搬砖,因为只需要力量,不需要沟通。

在工地上干了两年多。很多和他一起进工地的人都坚持不住了。只有余彭年留了下来,不仅被提拔为领班,还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

1960年,台湾省的一个房地产老板看中了余彭年的踏实肯干,把他带到了台湾省,在那里投资经营房地产,赚了一半的利润。

余彭年从来没提过这个台湾省老大是谁。几年后回忆起这段经历,他简单地说了一句话:

“遇到贵人,命运大变”。

但说这话的时候,余彭年眼眶湿润了,看得出他深深的感激。

感谢贵人的支持,余彭年在台湾省做了几年房地产,不仅攒下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也为自己一个人进入商界积累了宝贵的资源和经验。

1967年,余彭年回到香港。看到港股红火,他把所有的钱都投进去了。结果他遭遇股灾,损失2000万港币,然后割肉不干了。

这个教训让余彭年意识到快钱难赚,把目光投向了香港房地产。

当时香港地产界有霍英东、刘伯山、李嘉诚等几大势力,余彭年没有背景,资本也少,只能炒烂尾楼。

与此同时,余彭年还专门投资冷门的房地产,当时并不被别人喜欢。最直接的原因之一当然是购买价格便宜。

余彭年冷门楼盘有两个成功的经典案例,一个是李小龙的房子,一个是女士的房子,是房主去世后买的。

香港人相信风水,相信屋主的死和他们居住地的风水有关,所以没人愿意买这么“凶宅”,而余彭年不信邪。70年代初,他分别用100万和250万买下了这两栋豪宅。

由于卖不出好价钱,他们干脆把房子翻新,租给不信风水的外国人。到了90年代,余彭年再问起这两套房子的时候,已经涨到1.5亿港币了。

正是通过类似的房地产投资,余彭年在香港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节省了大量的房产资产,为他后来在mainland China的慈善事业奠定了基础。

80年代中期,60多岁的余彭年终于能够回老家了。他发现自己在湖南的老家还是那么穷,于是开始捐钱、医疗、教育、基础设施、救灾,慢慢地兑现了儿时的诺言,报恩。

余彭年在mainland China开始做慈善后,心情一直在变化,但看了林则徐的传记后,林则徐说的一句话却始终没有在他的脑海里消失。

“如果儿孙和我一样,钱怎么办,又好又有钱,那会损害他们的野心;儿孙不如我,那钱怎么办就是傻,有钱,更惨。”

余彭年捐款后也开始在公共场所鼓励自己:

“儿子比我强,钱怎么办,儿子比我弱,钱怎么办”。

这里需要补充的是,余彭年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因病比他走得更远,二儿子彭亚凡是80年代到香港的。应该说他欠两个儿子的钱。

然而,这笔债务并没有改变他对慈善事业的决心。在他看来,如果他的儿孙们有房有车有工作,多给他们钱会害了他们。

这可能是余彭年“裸捐”思想的初步形成阶段。

因此,2000年,余彭年投资20亿元兴建的深圳彭年酒店开业时,余彭年公开表示,酒店所有净利润均用于慈善事业。

2001年,余彭年曾因白内障失明,经过治疗重获光明后,更坚定了裸捐的决心。

2010年,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在北京举办慈善晚宴,劝说中国企业家捐款时,余彭年握着巴菲特的手说:

谢谢邀请,不过我已经裸捐了。

所以文章开头有故事。

二儿子彭亚凡为什么反对裸捐,外界不得而知,但最终结果是开心的。

彭年的长孙彭对老人的“裸捐”有着深刻的理解,因为他大学毕业后跟着爷爷去做慈善。

于是彭和他叔叔彭亚凡谈判了半年未果,然后把他叔叔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决余彭年遗嘱的效力。

双方对峙的细节不多,但当天在,余彭年、长孙彭和二儿子彭亚凡都出现在老人的墓前。

他们和解了,彭亚凡叔叔已经向法院递交了不答辩信,放弃了争产,坚决支持父亲“裸捐”的遗愿。

于是,“100亿遗产案”尘埃落定,余彭年得以兑现“裸捐”承诺,也被业界公认为“中国第一裸捐者”。

到目前为止,余彭年已经去世6年了,而余彭年慈善基金会依然活跃,每年都捐款,尤其是始于2003年、实施17年的“彭年光明行动计划”,让全国50多万白内障患者免费重获光明。

基金会官网上还有2020年的慈善行动,教育、基础设施建设、防疫救灾等,都是余彭年精神的延续。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