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中国社会科学院深入研究“十四五”期间制造业结构调整的方向和重点

「梅花伞股票」中国社会科学院深入研究“十四五”期间制造业结构调整的方向和重点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174

原标题:中国社会科学院深入研究|十四五期间制造业结构调整的方向和重点

随着中国工业化进程进入基本实现工业化的新阶段,制造业增速放缓,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呈明显下降趋势,“十三五”前四年下降了1.8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制造结构呈现出持续改善的势头。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再次强调了“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的战略任务。“十四五”期间,中国将立足新的发展阶段,落实新的发展理念,构建新的发展格局,走上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型的新征程,制造业结构调整将进一步推进。

一、“十三五”期间制造业结构的变化

(1)产业结构:装备制造业比重持续上升

“十三五”前四年,制造业的变化比“十二五”期间大得多。从制造业产品类别结构变化来看(见表1),一般加工行业比重下降4.56个百分点,机电行业比重上升2.63个百分点。高端装备制造是中国最重要的事情,也是目前制约中国从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强国的最大瓶颈。以装备制造业为主的机电产业比重上升,符合我国进入工业化后期的客观需要。

表1规模以上制造企业主营业务收入产品类别结构变动(%)

(二)要素结构:资本深化趋势显著

从职工人均固定资产原价指数来看,中国制造业呈现出资本深化的趋势。“十三五”前四年,资本密集型产业比重迅速上升。在这一时期增长比例最大的前五个行业中,有四个是资本密集型行业,导致资本密集型行业的比例增长了4.32个百分点(见表2)。但随着我国高技术制造业的发展,以金属加工业和化学工业为主体的资本密集型产业有望萎缩。

表2规模以上制造企业主营业务收入要素结构变动(%)

(三)技术结构:高科技产业的快速推进

“十三五”前四年,中国制造业研发;d资金投入强度逐年上升,有研发:D,活跃企业比例翻倍。2013年后,中央加大对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支持力度,以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汽车为代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大量涌现,制造业和服务业深度融合加快。这些结构性变化导致“十三五”期间中高技术密集型产业比重迅速上升(见表3)。

表3规模以上制造企业主营业务收入技术结构变动(%)

二、当前行业存在的主要问题

虽然中国制造业结构呈现出良好的转型升级趋势,但仍存在突出问题和明显不足。制造业大而不强的局面还没有从根本上扭转,“制造业大国”到“制造业强国”的道路还很长。

(1)产能过剩现象依然突出

2019年,中国大部分制造业产能利用率在70%-80%之间,所有制造业产能利用率为77.1%。大约四分之一的潜在产能没有转化为生产能力。

从行业分布来看,资本密集型行业产能利用率低,技术密集型行业产能利用率高。值得注意的是,不仅传统行业产能过剩,一些新兴行业(如光伏、风电、机器人等)也是如此。)由于大量资本在短时间内进入价值链的低端环节而产生产能过剩,称为“先进产能”而非“落后产能”。这主要是因为地方政府的干预。在地方治理机制取得根本性突破之前,将是一场持久的产能削减战。

(二)高新技术产业正徘徊在低发展水平

大力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十三五”期间成效显著,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技术密集型产业规模快速增长。但制造业长期存在“高端产业低端化”的结构性矛盾,高技术产业徘徊在低水平。

从价值链来看,制造企业主要投资于高技术产业中附加值低的下游环节,而对中上游的投资不足。 从要素匹配来看,高技术产业的资本深化程度不足。我国高技术密集型产业一般属于轻资产产业,技术密集程度甚至与资本深化程度负相关。 从供需结构来看,高端产品的供需矛盾依然存在。虽然国内替代率有较大提高,但高端产能仍不能满足国内需求升级,进出口单价差距较大。

(三)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的深度不够

虽然“互联网+”和“中国制造2025”战略取得了初步成功,新一代信息技术对制造业结构升级的积极作用日益明显,但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的融合深度不足,融合模式尚未成熟,未能充分发挥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颠覆作用。

第一,我国的信息技术和制造集成标准落后,行业协议不同,难以转化为有用的资源;二是跨学科高端人才储备严重匮乏。三是工业数据安全、知识产权保护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基础设施有待完善;第四,核心关键技术相对薄弱,缺乏核心专利,严重限制了制造业信息化项目的推广。

(四)“两头挤压”急剧增加了制造业结构升级的压力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以比发达国家低的要素成本、比其他发展中国家更好的制造业支撑体系和更稳定的政策环境参与国际制造业分工,但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看:2010年前后,中国迎来了刘易斯拐点,人口红利趋于枯竭,劳动力、土地、资源和能源要素成本不断推高,环境保护不断加强,粗放型制造业发展模式不可持续。

从外部环境来看: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开始推进“再工业化”战略。美国为了保护当地制造业,限制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挑起对华贸易摩擦,中国需要重新审视和调整与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分工和贸易关系。此外,由于国内外发展环境和条件的变化,中国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中处于“两头挤压”的困境。与发达国家相比,尚未形成质量和效益优势,与新兴国家相比,已不再具有劳动力成本优势。因此,中国制造业结构升级迫在眉睫,难度很大。

第三,“十四五”期间制造业结构调整的趋势

“十三五”以来,中国制造业发展的传统动能大大削弱,结构升级压力加大,制造业增速放缓。“十四五”期间,制造业发展的各种环境和条件将继续发生深刻变化,结构调整和转型的趋势也将基于这些变化。

要素结构和需求结构变化是结构调整的直接驱动力

从静态上看,要素供给结构和市场需求结构决定了均衡条件下各种产品的生产数量和价格,进而决定了当前的制造产品结构;从动态来看,要素供给结构随着资本和技术积累的深化而不断升级,市场需求结构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而不断升级,共同推动了制造业结构的转型升级。

(二)自主创新能力增强是结构调整的根本动力

到“十三五”期末,我国工业各项指标基本达到工业化水平,进入工业化后期。动力转换和结构升级成为制造业突破发展瓶颈的必由之路,自主创新的重要性更加突出。在中央政府加强国家战略科技实力、增强产业链和供应链自主可控性的政策引导下,技术创新的高投入和自主性将成为“十四五”期间制造业结构优化升级的根本动力。基于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技术的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和制造业将从浅层集成升级为深层集成,智能化时代将成为现实。

(3)全面深化改革是结构调整的制度保障

继续贯彻“十三五”全面深化改革的思路,中央和地方政府将在“十四五”期间推进财政、税收、金融、市场、国有企业和地方治理等领域的重大改革和安排,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改革。建立现代经济制度:进一步改善私营企业的经营环境;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混合所有制企业将越来越普遍;产业政策向竞争政策转变,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更加理性。“十四五”期间,产业政策将更加集中和准确,政府将努力营造公平竞争和发展环境。

(四)全面对外开放为结构调整创造了有利的外部环境

“十三五”以来,中国积极推进全面对外开放,大幅降低“引进来”门槛,为企业“走出去”提供更多支持,为制造业结构升级创造良好外部环境。“十四五”期间,中国将坚持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更深层次的对外开放,在更高层次上构建新型开放经济体系,推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中国制造业利用全球因素和市场实现规模增长和提高发展质量的能力将进一步增强。

第四,制造业大国结构调整的重点

从历史发展规律来看,在人均GDP从8000美元走向12000美元的过程中,保持合理的制造业比重是一个国家或地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保证。“十四五”时期是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时期。要保持工业化后制造业的发展势头,制造业结构调整的重点是:一是总量扩张转向质量提升;二是结构优化转向现代产业体系建设;三是产业间比重调整转向产业深度融合;四是国内区际布局向全球布局转移。

来源:本文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登封战略优势学科(产业经济学)项目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发表于《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学报》2021年第01期

作者:邓周玉昌

-结束-

国产智能重组回归搜狐看更多

负责编辑: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