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瑞幸声称60%的店铺是盈利的,那么这个故事还能继续吗?

瑞幸声称60%的店铺是盈利的,那么这个故事还能继续吗? 基金风险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137

原标题:瑞幸声称60%店铺盈利,这个故事还能继续吗?

距瑞幸同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支付1.8亿美元罚款以结清指控不到10天,该公司以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当然,这不是一份真实的财务报告,而是一份名为《联合临时清算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的第一份报告》(直译为《联合临时清算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的第一份报告》)。

除了大量合规内容、法律声明、疑难词句外,最吸引人的是其中披露的瑞幸咖啡最近的经营业绩,很有意思的是,瑞幸在财务报告数据真实的情况下,2020年其实过得还不错。

有的企业还活着,但就要死了;而有些企业你以为死了,其实活的很好,甚至越活越滋润。

目前在中美资本市场乃至舆论上因为收入膨胀而引起大风暴的瑞幸咖啡,就是后者。

瑞幸真的盈利了?

需要注意的是,文件中公布的财务数据还是未经审核的,而且因为不是财务报告,所以披露的数据也很粗糙,基本没有任何细节。但是,我们可以认为数据是真实的。毕竟如果继续伪造提交给法院的文件,瑞幸也不知道怎么写死字。

报告称,双方于2020年7月23日共同制定了新的业务计划草案,并于2020年10月8日进一步修订。根据新的计划,瑞迅咖啡的战略重点已经从快速扩张转向有针对性的扩张,以及提高盈利能力和现金流。

根据披露的信息,瑞幸咖啡2020年前三季度的营收分别为5.65亿元、9.8亿元和11.4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8.1%、49.9%和35.8%。可见疫情对瑞幸的影响是存在的,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明显,Q2和Q3的恢复非常显著。

(来源:公司公告)

严格来说,这个表现对于一个线下零售品牌来说已经很不错了。要知道市场上各种新的咖啡品牌不断涌现,似乎都想拿瑞幸来代替扛国产咖啡的大旗,但真正的营收恐怕连瑞幸的零头都没有。

这份报告最引人注目的内容是,瑞讯咖啡表示,其约60%的门店已经实现了门店层面的盈利。

(来源:公司公告)

但这种说法的问题在于,这份报告提供的数据过于粗糙,我们无法判断这个利润是如何计算的。要知道瑞星曾经在门店层面声称盈利,但它的计算方法是将成本平均分摊到门店,排除所有其他费用,从而强行在纸面上实现单个门店的盈利,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会计博弈,不可能对这套数据到底是怎么回事妄下结论。

门店的变化非常明显。没有了对投资人信守承诺的压力,瑞幸显然已经失去了疯狂开店的理由。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迅咖啡门店数量从4507家减少至3898家,其中附属门店894家。前三季度,瑞迅共关闭1021家业绩不佳的门店,新开336家门店。根据计划,瑞迅咖啡计划到2023年开设4800到6900家自营店,这与之前的“21年10000家”无法相比——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来源:公司公告)

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迅咖啡无限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51.75亿元,其中mainland China约49.5亿元。也就是说瑞星交了十几亿人民币的罚款后资本储备还是充足的,可以支撑公司下一步的运营,这方面问题不大。

(来源:公司公告)

瑞幸为什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今天,我们可以在瑞幸真的没有那么惨之后,变得睿智。在相对真实的数据中,还是能看到这个企业的潜力,营收增长不低,咖啡也没那么差。毕竟中国真正懂咖啡的消费者很少——其实国外也不多,就像双盲测试懂白酒的中国人不多一样。

但是瑞星这个没有止步于此的公司,今天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

是不是卖咖啡,这在中国有些让人无法接受?显然不是。毕竟瑞星年底收入结构有明显变化,咖啡不再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支柱。

是把成本平摊到单店,费用归集团,从而在门店层面强行推出有利润的精彩表演吗?也不尽然。毕竟现在是2020年。谁不会一些花哨的金融技能?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找到网飞如何放松加速摊销。

是数据造假吗?其实不是,因为数据造假是公司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的非法手段,没有人会为了造假而造假。真正有问题的是,公司即使毫不犹豫地搞欺诈,也要达到的目标。

瑞幸最大的问题是过于沉迷于“资本游戏”,以至于为投资者“画大饼”成了目的,股价成了指导公司的唯一标准而不是真实的经营情况,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脱离现实走向空虚”。

不得不说,瑞讯管理层对华尔街非常了解,知道那里的人不在乎你做了什么,更关心你要做什么,哪怕不是很实际,只要故事好听就行。

于是瑞幸给华尔街写了一个童话。从那以后,所有成千上万的商店、数万亿的市场、人事任免,甚至财务欺诈都只让这个故事继续下去。

瑞幸咖啡为华尔街画的第一块蛋糕是中国的“万亿咖啡市场”

瑞幸引用多种来源的数据,从多个角度向华尔街证明,中国咖啡市场潜力巨大,万亿赛道触手可及。

(数据来源:公共信息整理)

来自瑞星自己的招股书,根据Frost & amp;根据苏利文等数据平台提供的信息,2018年中国咖啡市场容量近569亿元。

即使不考虑目前国内咖啡市场计算中使用的模糊数据和模糊口径,规模也是从569到1万,这意味着7年后中国咖啡市场将是现在的近18倍。

是什么概念?2018年,中国坚果市场将接近2000亿元。就算我跟投资人说25年8次,我也会被打出去。

至于支持这种增长的逻辑,就更不合理了。

好家伙,2050年我暂时看不到5.7万亿(数据来源:公共信息整理)

“日本人喝咖啡多,中日文化相似,所以中国人也应该多喝咖啡”的逻辑乍一看似乎很有道理,“中国人人均消费某一类商品少,而西方人人均消费某一类商品多,所以我们预测未来广阔的市场空间”的逻辑在券商中也很常见。

但不可能在所有行业都成立。

比如北京人均豆汁消费量世界第一,那么我能告诉人们美国豆汁市场前景广阔吗?显然不是。

所以瑞星从市场规模上给华尔街看了一个大蛋糕,给了过高的增长预期,但实际情况却很难支撑它从一开始就实现这个目标。

当然,画饼不成问题。资本市场的人都画蛋糕,怕蛋糕不够大。真正让瑞幸咖啡成为恐怖故事的,是店铺的数量。

2019年5月29日,当时的瑞星CEO钱在供应商大会上宣布,2021年将达到1万家门店。根据公司的分阶段计划,到2019年底,瑞幸咖啡的门店数量将达到4500家。

瑞迅咖啡做的吗?截至2019年底,公司门店数量已达4507家。线下零售,还是卖咖啡的,开店有什么不好?当然,问题是开店成了瑞幸的目标。

去瑞星一家店在哪里,有没有乘客,卖什么,有没有人买,都无所谓,只要店数“+1”。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神奇的场景:瑞幸商店像一些奇怪的真菌一样蔓延,一个人可以在一片土地上生长。结果一栋楼有三家瑞幸店,三个小蓝杯在一个路口相对。

这个样子,我在通往兰山、实皆、京都四大寺庙的路口见过。

瑞幸为了满足一万个家庭的“最高指令”放弃了什么?是对门店运营数据的合理分析,是对科学选址的理性考量。我们看到的是开店成了目的,剩下的就不重要了。

至于利润?瑞幸用绝妙的财务技巧,从门店层面剥离除成本以外的所有费用,然后用单店收入减去单店成本,还怕不盈利?那太看不起咖啡的毛利率了。

瑞幸对客观商业规律的不尊重最终导致了惩罚。就像美剧有很多不好的结局一样,小蓝杯的童话故事已经说不下去了,不可能在完全失控之前写出一个合理的结局。公司无法信守对资本市场的承诺,也无法脚踏实地回归零售。

所以痛苦没有止境,我们都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现在如果说瑞星可以脚踏实地做零售业务,结合外卖、私域流量、病毒式营销、优惠券轰炸、无人咖啡机等新老技术和策略,这个企业的故事会不会有完全不同的走向?

也许吧,但恐怕很难快速上市。

关于诈骗

说瑞幸是民族之光,割美国韭菜补贴中国人喝咖啡,肯定是笑话。无论从哪个层面,都要强烈谴责瑞幸虚增收入等违法行为。

但是,没有必要声称这破坏了中国公司的商誉,破坏了公司在美国的未来上市。瑞幸的问题,更多的是在中美关系紧张、孤立主义抬头的背景下,一个放大的事件。

比如有一段时间,媒体特别喜欢报道瑞幸是如何面对集体诉讼的,制造了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但事实真的不是这样,这种感觉主要是因为美国的无知。集体诉讼基本上是美国资本市场的日常生活,几乎每天都会发生。这是一种非常常见的施压手段。

至于造假本身,瑞幸确实造假了,但这个水平对消息灵通的华尔街来说算不了什么。

远有5家会计师事务所直接砸进4起安然事件,最近有“滴血骗局”的伊丽莎白·霍姆斯把全球政界和商界精英当猴耍。所有这些大风大浪都来了。瑞幸两亿杯咖啡是个小问题。

当然,瑞星翻船后,国内后续咖啡品牌可能很难再去美国,但也没必要危言耸听,夸大其负面影响。

那么未来呢?

其实对于瑞幸来说,故事差不多到此为止——做好咖啡销售,不要再去想华尔街和资本游戏。

毕竟它敢上市。上市谁敢指导?敢做上市辅导,哪个交易所敢放手?交易所敢放手,你敢买吗?

可能投机者敢,反正我不敢。这是对一个信誉破产的企业的处理。

给瑞幸的一个建议是,老老实实做线下,开店运营,不要再沉迷资本游戏,不要再用写给华尔街的招股说明书代替实际运营数据作为指导,脚踏实地中国巨大的内需还是可以支撑的。

做咖啡行业的干妈没有错吧?回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