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杠杆退潮下的供应链金融:操作风险引领“诚信门”打雷

杠杆退潮下的供应链金融:操作风险引领“诚信门”打雷 滨化集团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169

7月18日,经过连续两天的大幅反弹,h股上市公司诚兴国际控股(02662.HK)股价终于回升至1港元以上,当日收于1.16港元,涨幅31.82%。与7月11日0.29港元的盘中最低价格相比,它反弹了三次。

当日*ST华业股价(600240。SH)a股经过努力回归1元以上,暂时摆脱了跌破1元面值退市的风险。但截至7月22日收盘,*ST华业收于0.97元,再次跌破面值。自6月6日以来,*ST华业已三次跌破面值。

7月19日,成兴国际控股宣布停牌,周一继续停牌。

虽然命运不同,但诚兴国际控股和*圣华业的“病”是一样的——7月5日,诚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因涉嫌供应链财务欺诈被拘留,*圣华业在2018年9月陷入第二股东应收账款投资黑洞后,仍在数十亿应收账款投资的深渊中挣扎。

最近,许多供应链金融风险暴露出来,引起了监管和市场的极大关注:风险是如何产生的?

"最近的问题基本上是道德风险和操作风险."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以应收账款为基础资产的供应链金融本质上是一种信用贷款,这决定了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很可能成为主要风险。

这些风险的根源是杠杆的扩张。业内有人说,资质差但激进的企业试图利用供应链金融和杠杆,获取资本,快速成长,进入资本市场进行并购,实现股权和资产的增值。但是一些金融机构很难获得优质资产,为了做大生意而放松风险控制标准,是供应链出现金融运作和道德风险的根本原因。

无限的杠杆,数十亿的资金,十倍的股权升值,没人在乎脚下冰山破碎的声音。然而随着杠杆的退潮,对财富的梦想变成了幻想。

运营风险的集中暴露

7月16日,保监会下发文件,要求银行、保险公司、资产管理公司等机构根据供应链上下游交易情况,对不同实体实行额度管理。对于核心企业承担最终还款责任的供应链融资业务,应完全纳入核心企业信用统一管理,并符合大规模风险暴露的相关监管要求。

在监管问题出现之前,供应链金融市场存在两大风险。7月8日,诺亚财富宣布,34亿元的私募基金“踏雷”已经搞定了兴系。之后事件继续发酵,成兴国际控股一路暴跌,7月11日触及0.29港元的盘中低点,比7月3日6.01港元的收盘价低了近95%。虽然最近两个交易日有所反弹,但距离大跌前还有很大距离。

7月8日,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诺亚财富披露,其上海格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非资产”)发行的34亿元人民币产品为诚兴国际控股的关联方提供供应链融资。此案是经过多年精心策划酝酿的诈骗案。

继成兴部之后,福建民兴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兴药业)应收账款融资欺诈被曝光。华中证券、国联信托等多家金融机构参与,涉及资金规模可能超过22亿元。

此前,*ST华业应收账款投资欺诈涉及规模较大。2018年9月,应收账款债权逾期8.8亿元后,公司披露其应收账款存量高达101.89亿元,目前已为此计提资产减值31亿元以上。

“所有金融业务都必须首先面对信用风险,”华南一家股份制银行的一名中高层人士表示。在直接贷款中,融资方的经营、现金流、融资和未来的不确定性可能导致信用风险,需要抵押以增加信用和抵御不确定性风险。

与贷款相比,供应链金融依靠核心企业,以已经发生的交易为基础,为中小企业增加信用,确定融资方的现金流、还款来源和账期。只要交易真实,流程和账户控制得当,核心企业没有问题,信用风险就可以有效规避。

“最近的问题与信用风险无关,几乎都是道德风险和操作风险。”华南某供应链金融平台高管表示,信用贷款的性质决定了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是供应链金融的主要风险。

在业内人士看来,最近暴露出来的供应链财务风险最重要的问题是流程控制不严、风险控制不到位所带来的操作风险。涉及金融机构的做法违背常识。不仅融资金额巨大,而且标的资产集中在个别核心企业。

据法盛披露(000890。深圳),在成兴事件中,截至2019年6月底,广东中成实业控股有限公司(原称“广州成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为便于陈述,以下简称“广州成兴”)及关联方,以苏宁易购集团为付款人的应收账款债权,向上海摩山保理公司提出保理融资,未获清偿

*根据ST华业2018年9月的数据,当时其101.9亿元应收账款债权投资的存量全部从重庆恒运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运药业”)转出,恒运药业是华业资本第二大股东李士林控股的企业。

“上下游中小企业信用不足,使用应收账款和其他融资。量少,分散度高。”来自华南银行的上述人士表示,结合融资需求方的特点,为了资金安全,小额分散是金融机构供应链金融业务的基本原则。

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动辄筹集几十亿美元是不现实的。根据上述华南供应链金融家的说法,供应链上下游的中小企业业务规模较小,不太可能形成大额应收款,交易较为分散。应收账款往往是小单,单笔大额应收的概率不高。

"它被称为供应链融资,并提供了流动资金贷款."简约信息科技(珠海)有限公司副总裁向告诉记者,业务步骤流于形式,不审查真实交易背景就会出现风险情况,不能排除内外勾结的可能性。

*圣华业数百亿投资被浪费,内外勾结的道德风险是直接驱动力。6月26日的公告显示,恒云医药控制人已被逮捕,白、严飞等法定代表人已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ST华业总经理严飞涉嫌受贿一案。

“再怎么假,如果过程控制到位,就能发现问题。”项说,即使内外勾结,也不可能把所有环节都搞垮。

在应收账款融资的“造假”过程中,也不是没有痕迹。根据现有数据,截至2018年3月31日,恒运药业总资产18.5亿元,净资产17.6亿元。当年一季度营业收入仅为1.65亿元,净利润为-1248万元;广州诚兴2013年营业收入11.2亿元,净利润7900万元,2016年营业收入190.8亿元,净利润仅为4088万元。

“只要是假的,就会留下痕迹。如果风险控制到位,可以及时发现问题。”根据上述银行家的说法,除了核实与核心企业的交易和融资方的操作,还有很多方法可以发现疑点,比如横向比较价格和利润率,查询税务信息等。

错误的扩张捷径

从2017年的兖州煤业到成兴系和*圣华业,上市公司总是成为“被骗”的对象,或者说与骗局制造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供应链金融是近年来被市场认可的融资工具。一些资质较差但较为激进的企业无法从金融机构获得融资,可以通过供应链融资获得资金。”上述华南银行人士表示,资本容易获得,通过增加杠杆可以迅速扩大规模,然后利用资本市场进行并购,实现股权和资产的增值,最后可以封闭漏洞,实现财富流通。

成兴系,从营销解决方案服务商起家,正在崛起的路上。从诚兴国际网站上的事件年表来看,1996年在香港成立的诚兴国际,至少到2015年或更早之前是品牌服务商,主要业务是为企业提供营销解决方案。但从2015年到2017年,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成兴系先后收购了a股、h股、新加坡三家上市公司。

但成兴收购的资金很可能来自所谓的供应链融资。2015年底收购成兴国际控股时,除2000万存款外,其余资金全部来自中信建投国际融资,2017年收购的15.02亿元博信股份来自广州成兴。

在频繁收购上市公司之前,诚兴部规模并不大。据第一财经记者调查,2011年至2013年,广州诚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3亿元、7.7亿元和11.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300万元、3900万元和7900万元。2016年,广州诚兴营业收入190.8亿元,净利润4088万元,上述一系列收购难以支撑。

经过一系列收购,诚兴部的规模迅速扩大。根据现有数据,截至2014年12月底,广州诚兴总资产为17.56亿元,截至2016年12月底,总资产达到75.1亿元,两年内增长3.3倍以上。

特别是成兴国际控股,收购后更名改行,主营业务变更,一举扭转了多年亏损局面。其中,2016-2017年营业收入29.34亿元,净利润4500万港元;2017年至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4.44亿港元,同比增长17.4%,净利润8600万港元。

这一看似辉煌的业绩,使得成兴国际控股的股价从2016年2月的约1港元飙升至2018年12月底的逾9港元。实际控制人罗静持有的股票市值最高超过60亿港元,仅在两年内就增长了约12倍。

*圣华业的解读是另外一个故事。2015年初,*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的ST华业以21.5亿元现金对价收购李士林控股的重庆杰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尔医疗”)。收购的那一年,*ST华业在应收账款债权上投入巨资,规模极其巨大。根据2015年年报,截至年底,子公司西藏华硕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华硕”)以30.5亿元的外资金额收购了三甲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并决定与金融机构合作,搭建不超过200亿元的医疗金融平台,收购三甲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建立医疗供应链基金。

医疗改革和应收账款投资在短时间内给*ST华业、李士林等股东带来了丰厚的收益。2015年,西藏华硕实现收购三甲医院应收账款债权净利润8.82亿元,同比增长112.86%,其中收购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确认收入达到4.97亿元,占利润总额的39.26%。

在上述200亿元投资的框架下,*圣华业走的很快。数据显示,2016年末和2017年末,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分别达到50.2亿元和70.6亿元左右,分别比上年增长145.11%和40.51%。

2015年至2017年,*ST华业营业收入和利润大幅增长。营业收入从2014年的27.5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38.6亿元,净利润从2014年的2.72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9.98亿元。2016年巅峰时期,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高达52.03亿元和12.18亿元。

而应收账款投资是其主要利润来源。数据显示,2016年和2017年,只有西藏华硕和郭瑞民两家子公司确认了医疗供应链金融的投资收益分别为7.4亿元和6.15亿元。2018年上半年,其债权投资业务实现利润5.04亿元,占归属于母亲半年净利润的51.43%。

资产的痛苦

虚构交易,伪造印章,提供虚假信息,供应链金融的欺诈手法不是很高明,涉案企业有很多疑点,但为什么一堆金融机构屡屡落在这种伎俩上?

“这并不是说供应链金融模式行不通,而是相关机构没有认真实施这一流程。”向表示,有些机构,特别是场外交易机构,为了做生意,并没有真正询问标的资产对应交易的真实性,更不用说认真审查了,有些人员甚至与金融家勾结进行欺诈。

“成兴事件中,营业额无法支撑这么大的融资规模。基于公司信用确认权利是不合适的。必须依靠交易对手确认权利,方法很多。”上述来自华南银行的人士表示,比如进入核心企业业务管理系统查询相关交易、账单、账期等信息,但是异地机构确实很难通过核心企业确认自己的权利,核心企业可能不愿意配合。

另外,你可以在税务部门查询企业的税额和营业额,了解真实情况。如果事后有取消发票等行为,就有问题。

在业内人士看来,缺乏监管和风险控制并不是引发供应链金融风险的关键因素。更深层次的原因可能是近年来市场流动性充裕,但高收益、安全的资产不易获得。

上述供应链金融家认为,优质的供应链金融资产和资源在金融机构和市场上,因此基于应收账款的市场上资产证券化产品很少存在风险,而市场外市场和机构很难获得真正优质的资产,为了开展业务而牺牲了风险控制。

“跟大环境有关,好资产很厉害。”向表示,一些机构没有竞争优势,只能是资质较差的企业,而供应链金融则受到政策鼓励,为企业提供融资出口,滋生恶意欺诈和风险事件。

*圣华业对医疗应收款的投入甚至超过高利贷。据披露,公司直接转让的医疗应收账款年化投资收益率在15%-34%之间,资产管理计划受让方收益率高达39.66%~70.86%,平均为49.59%,合伙企业受让方收益率在21%-41%,平均为26%。

上述华南银行表示,供应链金融的一些风险也与产品过度包装有关。因为真正的优质资产不容易获得,为了顺利出售,一些资质较差的资产被打包成优质资产,这也导致了资金的抢购。

杠杆退潮

在经营过程中,金融机构的全面调整、风险控制和业务管理的缺失只是供应链金融风险的原因之一,而不是最根本、最深层次的原因。

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市场环境的变化。上述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资质较差的企业利用供应链筹集大量资金,与往年的杠杆扩张有关。企业利用资本杠杆收购资产,实现自身规模扩张,然后进入资本市场实现快速扩张。一旦资产本身不能正常运作,不能带来良好的回报,高成本负债就会出现漏洞,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

这一点在成兴国际控股就很明显。数据显示,2016-2018两个会计年度,公司经营净现金流量为负,分别为-2.08亿港元和-599万港元,2018财年融资净现金流量也为-3170万港元。

成兴系收购的h股和a股两家上市公司,已经很久没有形成造血能力。以博信有限公司(600083。SH)为例,2018年净营业和投资现金流分别为-9635万元和-1904万元,只有营业现金流为正流入,金额为1.1亿元。

为此,成兴科不得不继续输血。2017年11月和2018年1月,博信分别向大股东借款1900万元和5亿元,2018年10月,未偿还贷款金额增至7亿元。2019年4月,获得关联方无偿贷款8880万元。

成兴国际控股也是如此。2018财年,公司向关联公司偿还28.27亿港元,从关联公司预收28.36亿港元。截至2017年6月底,诚兴国际控股已从第三方获得人民币7.62亿元贷款,由罗静及其关联公司担保,年利率为8.5%至9.5%。

“市场的风险承受能力相对较低,资质差的企业融资困难,所以用供应链作为一种方式。”向表示,依靠债务积累,一旦后续融资不可能,杠杆就会断裂,风险就会暴露。

此外,近年来,私募、券商资产管理、信托等资产管理产品在供应链金融等各种金融工具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些同样具有杠杆属性的金融工具现在处于不同的环境中。

根据上面提到的华南银行,不像现场模式,供应链金融、资金筹集、投资等非现场模式。,大部分是通过资产管理产品进行的,受监管约束较少,杠杆率较高。小规模违约也可能造成很大风险。以前也有可能通过资金池掩盖,但是这条路已经不可行了。

“有些机构的管理层权力很大,很容易筹集到资金。”这个人说,这种情况下,所有资产都扔进了资金池,不知道质量如何。新资产管理条例出台后,资金池受到限制,问题暴露出来。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