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去年新增口罩公司16万家。有的人发财开豪车,有的人亏了几千万水

去年新增口罩公司16万家。有的人发财开豪车,有的人亏了几千万水 股票002269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153

资料来源:大赦国际金融

文|艾财经学会邵

编辑|陈芳

一个小面具,2020年发生了太多的故事。在年初稀有商品的背景下,口罩需求飙升。有人认为,只要有机器和原材料,掩模版机就不亚于印钞机。确实,目光短浅的人已经赚了不少钱,开着豪车,数钱走人了。其他人也深陷其中,数千万的投资冲击着水漂,他们仍在努力捍卫自己的权利。也有高级别的接受者为自己的生命付出了难以承受的代价。

面膜机等于印钞机?

要不是相隔数百公里的口罩,在宁波做外贸衣服的小金,在安徽做取暖设备的张刚,在浙江做鞋子的李瑞浩,都不会相交。2020年上半年,这三个想发财想戴着面具搭便车的人终于走到了一起。但他们并没有聚在一起商量生意,而是因为被骗而不得不维权。

2020年3月,小金和所有的外地人一样,被客户的退货订单打了个措手不及。在大量订单缩水后,小金一直在寻找商机。他在朋友圈看到全自动熔喷布生产线的广告,很感动。"周期短,质量好,退货快,操作简单."

图片/vision china

据小金介绍,广告厂商是宁波桥一汽车设备有限公司,声称一台机器7到10天就能发货。“我身边很多做外贸的服装厂都开始做口罩了。熔喷布需求量很大,可以解决工人闲置的问题。”

当时口罩是硬通货,市场如火如荼。一群人越境进入口罩行业,口罩机价格本来10万,后来涨了十几倍。但这仍然没有阻止人们想要分一杯羹。他们认为,只要有机器和原材料,掩模版机不亚于印刷机。据估计,在正常生产条件下,一台口罩机的日产量在10万到16万之间,保守估计一天能赚10万。

小金买熔喷布机的同时,深圳的刘奇凡发消息说他的朋友圈每天都有口罩,图片里的口罩堆积成山。在制作面具之前,刘奇凡的创业经历了许多波折。他原本是消费品,后来去了电子烟行业。"每个人都戴着口罩,没有人抽电子烟."刘奇凡立即改行,进入口罩行业。

最初,刘奇凡从越南订购了两台口罩机器,但一直没有到货,因此他不得不将注意力转向中国。最后他拿到了20多台面膜机,但悲剧的是只能正常生产三四台,其他机器都调试好了。

参观完工厂,小金点了不同价位中最贵的。这个机器厂造价80多万,每天能生产三四百吨熔喷布。令小金高兴的是,熔喷布还没有生产出来,他已经签了80万的销售合同,收回了机器成本。

然而,机器被拉回自己的工厂后,就再也没有正常生产过。小金无奈的说:“第一天做了几个小时,第二天就去看了。发现生产出来的熔喷布很脆,跟纸一样,根本用不上。我马上去找厂家,他们不收账,说卖的东西跟他们没关系,我知道我被骗了。”

尽管如此,来自浙江、安徽、河南、河北等地的人们仍在寻找宁波侨益汽车设备有限公司,购买原本由汽车零部件公司生产的熔喷布生产线。后来在维权的过程中,小金意识到他们每个人买的价格都不一样。十个维权的人一起买了三四十台机器,涉及近4000万。

小金在宁波维权的时候,河南中西部的一个小镇,一条独特的口罩生产线正在日夜生产。这条生产线是郝景元年轻的时候想开口罩厂的时候买的,但是因为不赚钱所以闲着。没想到时隔多年,又能重见天日,重新工作,成了热点。

2020年2月,郝景元发现了两台在仓库存放多年的口罩机,然后进行维修,正式生产。他有一阵子不敢停下来。临时租的工厂门口已经坐满了人。口罩只要下线,马上就被镇上大企业派驻的人拿走了。他们有数百名工人,他们开始工作时必须戴口罩。比起买口罩的钱,停工的损失更大。后来村党委书记也来找他商量,看能不能给村民留几个口罩。最后这些口罩先以2元1个的优惠价卖给了村民。

在河南省长垣市丁于镇,医疗保健材料是一个特色支柱产业。疫情爆发后,口罩迅速走上C位。“因为疫情,很多人变得富有。”王建在丁于镇看到,他时不时开豪车。“但也有损失。钱是疫情前口罩赚的。疫情爆发后,很多人因为不知道怎么做而加入。所有的投资都投向了水漂。”

王建家也有口罩生产线,但他远离家乡,从事司法职业。疫情初期,他打算回家继承家业,但最终未能下定决心,担心疫情稳定后市场很快恶化。

新企业16万,有人发财有人接班

经过与宁波侨艺、小金等几个买家的反复沟通协商,还是拿不到正常的熔喷布机。然后两人共同向当地市场监督局投诉,并于2020年5月打官司。此时市场上熔喷布的价格已经暴跌了95%,从最高点70万元/吨跌至3.6万元/吨。

做口罩生意四五年的许萱告诉AI财经,2020年4月是一个明显的节点。当时,市场上口罩的价格显然已经开始下跌。原因有很多,比如国家队开始加入熔喷布的生产,其他熔喷布厂家也基本复工,物流顺畅,工人不再紧缺。与最初的疫情不同,他们需要支付数倍的工资。原材料、运输和劳动力价格下跌,市场上的口罩对降价做出了回应。“市场终端,

picture/vision china

2020年4月前,在巨大需求的刺激下,各种口罩厂不断涌现。除了原来正规的医疗厂家,汽车、纸尿裤、床上用品、服装等各行各业都是跨境而来,很多都是临时无名的小工厂。

天空调查数据显示,2020年1月,中国新增988家口罩相关企业,然后翻了一番。从2月到4月,数字分别为3649、17307和34578。5月份出现拐点,新增人数降至12215人。总体而言,前五个月,全国新增注册口罩相关企业70802家,同比增长1255.84%。

许萱观察到,口罩市场在疫情初期经历了爆发性增长,但4月份开始下滑,5、6月份趋于稳定,月度销量仍同比增长三四倍。

四川成都恒明医疗总经理廖家明透露,2020年3月,“价格体系突然降了下来”。恒明医疗的主要产品是医院使用的医疗器械。2018年开始做口罩,只是作为医院的配套供应。2020年原本不为人知的口罩销量翻了一番,达到2000万元,2020年前四个月生产的口罩占全年的一半以上。

当你闻到利润时,企业就来了。当利润开始下降时,涌入口罩生产的企业开始寻找细分机会。刘奇凡的朋友圈转而宣传他的面具,以获得欧盟认证。在他看来,国内疫情稳定后,可以只是国外市场,国内口罩市场后期的机会基本只有儿童口罩。“幼儿园和小学开学时,家长必须为孩子准备合适的口罩。这是一个机会。”

相对于国内有相关部门控价的口罩,国外市场的利润更大,更有吸引力,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渠道和途径。一家专门做服装的香港上市公司的老板,曾经在疫情期间亲自飞到国外寻找销售渠道。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承担这个风险。

朱迪·贝贝副总经理林燕婷向AI财经透露,“当市场上的口罩卖到五六美元时,我们提供给政府的价格是每片6美分,然后市场价格上升到7美元。我们忍不住要提9分钱。”据他说,宝贝爸爸2020年销售了约4亿元的口罩,口罩的核心来自国外市场,主要是一些大型国际公司的订单。

后期随着国外疫情和国内现场疫情的爆发,一部分人继续进入口罩行业。据天空调查数据显示,2020年5月,新的口罩相关注册数量下降到每月约1万个,此后一直稳定在这个数字左右,并没有继续大幅下降。全年新增口罩企业163977家,同比增长799.8%。

但是这个时期还执着于口罩行业的人,大部分都成了接班人。

南方都市报在2021年初推出了“抗疫一周年,回归武汉”系列报道,其中湖北仙桃一家口罩生产企业表示,4月8日武汉解封后,当地大部分人投入口罩生产,十分之九在做口罩。当时口罩的价格是一块多,但是到了4月底,没有人愿意卖两三毛钱,但是他们的生产成本是七八毛钱,整个国内市场的成人口罩都处于崩溃状态。

“我想打一架,赚点钱,但是最后的效果并不是我所期望的。”仙桃某口罩商家一年前花了8.5万买了一台全自动口罩点焊机。现在不值一千块。“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卖铁还是卖废品。”与此同时,制造商还有一些机器没有运回当地。“第一,没钱,运费比我卖废铁的价格还多。”

口罩市场进入新常态

恒明医疗的口罩产量从2020年4月开始稳定。“主要是医院需求比较稳定,没有大起大落。”后期恒明医疗转向国外市场的订单很少,很快又回到了主营业务,口罩也回到了辅助作用。即便如此,廖佳明还是清晰地感受到了口罩市场的变化。

“口罩是机器生产的。算了一下原材料和人工成本,知道这个东西利润不是很高,毛利10%。所以如果管理不好,很容易亏损。”廖家明认为,疫情之下很多人跨行做口罩,但不专业,薄利多销,亏损多;另外这次进来了很多新厂商,有新的技术和管理理念,淘汰了一些质量不好的老厂商。现在从发展来看,整个口罩行业都处于良性状态。

在爸爸宝贝官方旗舰店,最常见的面膜价格低至2.5元/10片。林燕婷将这款口罩视为排水产品。价格虽然低,但也足够弥补成本,还有一点利润。这个价格是其他国家达不到的。“这种集成口罩,我们的胶片生产速度至少是其他家庭的三倍,所以成本相对较低。”

“去年9月到10月国外订单减少的时候,口罩机价格降了下来,但是你会发现,经过这一轮洗礼,还在卖机器的人,他的机器比以前好用多了。”许宣曰:“中国人真牛。给他一点时间,你就能进步。”

2020年7、8月以来,国内口罩行业产能和价格严重倒挂,亏损口罩企业不在少数。上半年高位接手,下半年做口罩,或者年初高价囤熔喷布的人,很多都是2020年种的,永远无法挽回。“十一五”后,王健彻底放弃了回家接班的想法,那些被父母叫回来继续做口罩的年轻人开始陆续离开定滦镇,再次成为北漂和上海。

2021年,防控进入常态化。与2020年相比,口罩的市场容量估计只有2020年的1/10。“我们还在做普通的平板口罩,但是它的产能肯定是过剩的。现在核心是在成本优势下,我们做了一些舒适个性化的产品,已经做了防雾口罩。”

picture/vision china

许萱的观点是一样的。过去,10个家庭中只有不到2个家庭意识到要买口罩。2020年后,市场渗透率达到40%,比疫情前高很多。“香港中环这么贵的地方开了面膜店。口罩如何做到功能之外更时尚?今年我们将重新布局,机器和原材料将升级。”在许萱看来,因为口罩是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如何在此基础上进行差异化是口罩未来的市场空间。

但是,这些和小金以及和他一起维权的人没有关系。在2020年5月诉诸法律后,法院于7月举行了第一次会议。之后他们花了几万块钱做设备的不合格鉴定。萧劲光已经在设备和鉴定费用上投资了一百万元,但只买了一台机器。买两三台机器的赔了400多万,维权的10多人被投入2800多万。

小金夫妇还在等待二审。虽然律师告诉他们赔率比较高,但他们能挽回多少损失还是未知数。毕竟对方公司的法人账户和股东账户早清了。

(应受访者要求,小金、刘奇凡、许萱、王健、郝景元为假名)

这篇文章最初是由《财经天下周刊》的一个账号AI金融社制作的。未经允许,请勿通过任何渠道或平台转载。违者必究。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