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视频社区中的围城之战

视频社区中的围城之战 华宝兴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172

原标题:视频社区围城之战

国内最大的短视频内容社区aauto rapper撕掉“佛教”的标签,变得凶猛起来。

在过去的一年里,苏华“老铁路”打出了破圈组合拳,先后命名春晚,发起K3运动,与JD.COM联手打造电商供应链,发布了最像颤音的8.0版。

11月,苏华再次按下了IPO加速按钮,打算让Aauto更快成为“中国第一个短视频”。

无独有偶,闻着互联网流量红利的消失,中国最大的视频内容社区Bilibili(以下简称“b站”)开始变得咄咄逼人。

根据其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截至9月底,每月社区生活(MAU)达到1.97亿,同比增长54%。值得注意的是,50%的新用户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

另外,据报道,b站最近推出了一项基于在双栏信息流中插入“竖屏”短视频内容的灰度测试。这意味着它将打破视频和社区的产品定位。

追根溯源,执掌大权的苏华和陈睿对高估值的渴望,背后是两大视频内容社区Aauto Speeter和B站商业版图的频繁扩张。

截至12月31日,美股市值297.97亿美元,阿托快客估值超过500亿美元。颤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的估值为2000亿美元。

视频内容社区Aauto Speeter和B在估值轨道上略有落后。

为了继续拓展基础市场,寻求资本市场的认可,抵御张一鸣、苏华、陈睿等互联网巨头无休止的攻击,别无选择,只有打破小国寡民的文化壁垒。

但是根据现实情况,突破圈子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亚图快客和b站面临的最直接的困境是不同地区之间极其广泛的文化差异。

这种文化差异的结果,简而言之,可以说:北上广不欢迎Aauto faster,小城镇听不懂b站。

“易”陈睿,“佛”苏华

“一个公司的基因早在它的第一个18个月就被决定了。如果DNA是对的,那就是一块金子;如果错了,那就基本结束了。”红杉资本董事长迈克尔·莫里茨曾说过。

回顾十一年的发展历程,可以清晰的看到公司的调性:佛教,理想情怀,不多追求。

这就是四川人常说的“安逸”(一种舒适或满足的状态)和“巴食”。

显然,这是陈睿主席带来的。

b站用户口中的“瑞帝”陈睿,1978年出生于成都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

从小丰富的生活和四川盆地温暖悠闲的自然环境让陈睿没有远大的理想。大学毕业的时候,他甚至想过要在金山干一辈子。

硬币的另一面是,作为一个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的人,陈睿很容易受到理想主义和集体主义的启发。

因此,在猎豹移动上市前夕,陈睿毅然告别傅生,选择加盟b站

用陈睿自己的话来说,“我只有一个预感——如果我不这么做,我会后悔一辈子。b站可能是我这辈子能遇到的最好的事了。我甚至觉得我天生就是干这个的,因为我过去的所有积累都可以用在b站上。”

这是事实。在担任李必立CEO后,陈睿迅速申请了视频牌照,进军范雎合法化,并开始在游戏和动画领域布局。

另外,他知道b站是以社区为基础的产品。社区产品早期成功的关键在于抓住核心人群,培育核心文化。

为此,陈睿一直奉行“多思考,少折腾”的策略,即抑制b站的增长速度,保护原Up业主,最大限度地维护社区的核心文化。

最经典的案例是b站在中国互联网产品中为会员设定了最高的准入门槛:所有用户必须在成为会员前一小时内完成100道题,分数不得低于60分。

很多老用户告诉财弟“如果你不是资深动漫粉丝,也不是二级粉丝,很难成功通过初试答题,成为b站初始会员。”

目前b站月活动量已达1.97亿,约有8900万社区市民通过考试后可以发弹幕和评论。

这些优质用户共同构成了国内氛围最浓的内容社区,也支撑了b站的市值,据统计,从今年年初开始,b站在二级市场的涨幅超过三倍,最新市值达到297.97亿美元。

其实看中国的互联网公司,b站的增长率只能算普通人。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比b站晚两年成立的短视频内容社区Aauto speaker,平均月生活4.85亿,日生活2.58亿,估值超过50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之前,Aauto并没有刻意增加用户规模。

和陈睿一样,80后湘西青年苏华也是一名佛教徒,他正执掌着火影忍者。他认为“用户需要简单包容的产品,让优秀的产品自然成长。”

因此,早在设计Aauto rapper页面时,苏华就应用了双排Feed流模式来增加用户的反选择,构建了一个分散的流量分配系统,让创作者享有平等的曝光权。

回到行业角度,陈睿和苏华的不作为和自然增长战略推动b站和Aauto Facter成为中国用户最具粘性的内容社区。

根据Aauto rapper的IPO招股书,上半年,Aauto rapper日常用户平均每日使用时间为85.3分钟。2020年3季度,b站单个用户平均每天使用时间高达81分钟。

不成长就死:b站和Aauto更快的破局和犹豫

小国寡民引人入胜,但在风云变幻的时代,鸡犬天堂会被互联网公司的船炮打死。

陈睿后来在接受《晚邮报》采访时表示,“从长远来看,在中国,低于100亿美元的内容平台将被淘汰,而100亿美元意味着该公司的年收入至少为100亿元人民币。”

财务报告显示,b站2019年收入67.8亿元。显然,b站远没有达到陈睿设定的生死线。

回到历史。早在担任CEO的时候,陈睿就开始为b站的未来担忧,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老互联网人老是焦虑,每天睡觉前都觉得公司要倒闭了。”

因此,为了把b站打造成抗风险能力强、成长快的互联网公司,习惯了“安逸”的陈睿在2016年就在公司内部变得强硬起来。

于是,加班、优化、末位淘汰、晋升制度改革等词汇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公司治理体系中。

此外,在商业层面,陈睿也开始尝试实现用户和流量,加快商业化步伐。

但他没想到的是,在戏曲中添加补丁广告,发布大会员制度,会在社区引起强烈恐慌,遭遇用户如此激烈的反对。

最后b站妥协,社区恢复沉默。然而,这一经历让陈睿心有余悸,他更意识到社区运营商必须更多地考虑用户的利益。

但这种做法的另一面是b站在战略布局和商业化过程中逐渐被捆绑。

“佛教部”b站在互联网公司开始掉队。

比如进入漫画和小说的业务缓慢,视频业务发展缓慢,游戏发行业务与主站业务分离,b站一度是全国最大的游戏视频平台,但未能成为全国最大的直播游戏平台......

虽然在过去的一年里,b站已经密集地修复了缺点,但它不仅建立了用户增长部门,并积极扩大平台的内容类别,如购买哈利波特系列IP,还与索尼合作建立了泛内容平台。

但是相比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b站破圈的步伐还是有点慢。

对此,陈瑞曾经说过,“我会问自己,我真的绝望了吗?b站现在也赚钱。当我有办法的时候,我还是尽量让它晚一点出现,或者我让它以更高的质量出现。”

类似于陈睿和b站的犹豫和彷徨,同样在视频内容社区轨道上的Aauto speaker和苏华,现在面临着商业化和社区文化平衡的困境。

在Aauto Speeter中,经过几年的下沉,用户已经覆盖了中国广大的农村地区和三四五线的小城市,但这也意味着他们的用户购买力远不如一二线城市。

从宏观来看,从实现流量的手段来看,无论是游戏、广告还是电子商务,都要求用户具备一定的财务能力。

根据Aauto Facter的首次公开募股招股说明书,该公司上半年的电子商务业务GMV为1096亿元。而同期,包括电商收入在内的其他收入在Aauto fast只有8.1亿元,货币化率只有0.8%。按照行业平均,这个数字应该是5%。

困在这种情况下,即将IPO的Aauto rapper势必会打破原有文化圈的壁垒,进入五环路,获得高净值用户。

因此,今年年初,Aauto Speeter花了近30亿元被命名为春晚。今年5月,Aauto Facter和JD.COM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用户可以直接在Aauto Facter商店购买JD.COM平台自营的产品。6月,Aauto rapper在周杰伦身上获得了进入中国社交媒体的唯一权利。

我们很难知道“老铁”苏华这套破圈组合拳的最终效果。

然而,蔡迪认为,社区文化的形成不是一蹴而就的,苏华在短时间内撕掉亚图快餐厅的本土风味标签可能并不现实。

估值差异:用户和文化圈的毁灭

佛教部的b站和Aauto在估值上已经远远落后于字节跳动、阿里、腾讯、美团等互联网龙头企业。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陈睿和苏华仍然是内容社区轨道上的王者。毕竟目前豆瓣奄奄一息,知乎最新估值才35亿美元左右,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玩家。

为了找到b站和Aauto faster崛起的深层逻辑,本部分将从商业化实现、财务数据和业务结构三个层面对两家公司进行客观分析,并对其进行简要比较。

如上所述,2014年加盟b站后,陈睿开始以“Z世代ACGN内容社区”的独特定位布局游戏业务。

这主要是因为,在b站的内容社区中,二代发烧友和Z代年轻人大多视野开阔,向往新技术。同时,它们与游戏、直播、戏剧有着密切的联系。

从b站首页最新版本的页面布局可以明显看出,直播、粉丝追逐、影视占据了流量入口的榜首。

所以前期b站通过游戏业务实现初期流量实现几乎是顺理成章的。

回到历史进程。在随后的几年里,b站先后代理并运输了《崩溃学院2》和《LOVELIVE!学校偶像节、命运/大订单等爆款产品,游戏业务逐渐成为收入最大的板块。

但近两年,由于公司上市,直播成为资本出路,b站开始寻求打造多元化的渠道实现流量,包括直播和增值服务、广告等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b站的增值服务,即大会员或电视大会员的充值收入,对收入的贡献很大。

Q3财报显示,报告期内b站月付费用户数同比增长89%,达到1500万,付费率由去年同期的6.2%上升至7.6%。

按大会员套餐15元/月的价格计算,第三季度增值服务产生的收入至少为6.75亿元,约占b站同期总收入的10%。

得益于此,b站第三季度毛利率也从去年同期的18.9%攀升至23.6%,实现了连续六个季度的持续增长。

与b站的氛围不同,Aauto rapper植根于乡村和小城市,用户平均受教育程度不高。他们更喜欢浅薄直白的娱乐模式,用户创作的视频内容大多充满了泥土气息。

另外,在深入研究用户行为的基础上,可以发现,由于农村和小城市的中下层民众长期被社会遗忘,在日常生活中几乎没有存在感,所以随着技术的演进,他们会在网上寻找虚拟的情感寄托。

“阿托·快节奏是一种半熟人半陌生人的生态。粉丝和主播的关系甚至比亲戚更亲密。粉丝花在主播身上的时间比家人多。”海豚智库分析师李维龙在接受《字母表》采访时说。

苏华对用户心理有着深刻的洞察,很早就通过直播打破了游戏。IPO招股说明书显示,2020H1直播奖励业务板块实现营收173.5亿元,占总营收的68.52%。

此外,粉丝和主播的密切关系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强势内容和强势消费之间的紧张关系,增加了用户对消费的容忍度,增强了用户的消费欲望。

苏华也深知电子商务对于实现交通流量的重要性。

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6个月内,Aauto的直播电商交易额达到1096亿元,用户月平均回购率超过60%。就商品交易总量而言,aauto Speeter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实时电子商务平台。

事实上,在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耗尽的时代,互联网公司实现流量流量的实现已经成为家常便饭。

从结果导向的角度来看,资本市场评价未实现大规模盈利的内容社区的核心指标,如b站、Aauto rapper等,仍然是用户规模和收入。

目前b站月活动1.97亿元,上半年营收49.33亿元。(这与Aauto是同纬度对比,所以选择2020H1的收入数据)

上半年,亚图快客月活动高达4.85亿元,营收253.21亿元,远高于b站。

按照上面的逻辑,Aauto现在的估值比b站高,没毛病。

突破之战:b站下沉,自动加速上升

“如果我按照b站的模式来设计小区,可以容纳全国5亿人。”在陈睿看来,b站的最终目的地将不仅仅是在线,它将成为一家文化品牌公司。

目前b站月均寿命不到2亿,所以推算b站每月至少会增加3亿用户..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按职业分类,截至今年6月,中国仍有近2.23亿网民在学习。

这意味着,为了实现未来5亿用户的目标,b站必须把中年人甚至老年人纳入自己的指挥之下。

但从现实来看,从大多数中老年人的角度来看,b站现有的社区文化过于年轻,与他们的知识体系和兴趣爱好几乎格格不入。

知道财弟在深圳随机采访了20多名40岁到70岁的中老年人,用b站的流行语“叶青姐”“二花”,他们都说听不懂意思。

苏华也出现了用户规模扩张的尴尬局面。

面对颤音的姗姗来迟,苏华有意进入五环路,但以Aauto rapper为代表的农村本土文化圈与一二线城市白领精英的偏好格格不入。

IPO招股说明书显示,今年上半年,Aauto的“推广和广告支出”高达132.8亿元。但同期,Aauto的日用户量从2020年初的3.2亿下降到6月底的2.58亿。

说到底,这是在媒体技术高速更新的迭代下,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文化撕裂的现象。

在《Aauto Facter》中爆出来的话题和段子,在白领的文化圈里几乎不会出现。同理,b站流行的梗也不会进入中老年用户的话语系统。

互联网造就了一群狂欢的人,他们的爱好聚集成了一个内容社区。同时,互联网也为这个社区筑起了一堵非常高的回音壁。

b站和亚图快手的崛起。

现在,陈睿和苏华都在突破并进入对方的腹地。

来源:了解到财弟回搜狐看更多

负责编辑:

标签:

相关股票